俗話說「官」字有二個口,對上的口小,敢怒不敢言;但對下的口就大了,不僅說話咄咄逼人,甚至忘了自己是公僕,端起官架子頤指氣使,碰到民眾多問幾句就要發起脾氣,彷彿前來政府機關洽公的民眾就是應該遭到刁難。但現在公務人員素質變得更好、更年輕化,不但象徵了社會的進步,也是國家之福;公務員不為特定政黨、利益團體服務,而是共同為民眾福祉努力,這樣的行政革新,也才能真正終結以往黨同伐異的政治亂象。
為民喉舌並非易事,尤其是爭取經費,更是上加難,當年為爭取提高北二高鶯歌段的徵收補償金,有仁就碰了不少釘子,白跑縣府好幾趟。
徵收土地讓人民失去賴以為生的房地財產,如果徵收費用不合理,被徵收者還將落得無法另外買房、失去棲身之地的困境,勢必引起被徵收者的強力反彈。當年北二高鶯歌段10分鐘開工、現場抗爭將持超過一小時,就是最佳寫照。
在新北市眾多行政區中,毗鄰桃園的鶯歌一向受到冷落,好康的不多,但歹康的卻總少不了,以開闢北二高來說,當年的樹林等地的徵收補償費用,就是硬比鶯歌多,經過有仁和業主長期抗爭,最終才獲得合理補償。這也證明了,有個強而有力在地議員的重要性。
法律上有「從新從輕」、「從新從優」原則,就是公部門對於有關民眾權益問題時,要盡量避免過度損害到民眾的權益,但不少公部門在辦理徵收時,卻經常忘了這件事,自以為有理蠻幹起來,最後落得官民相鬥而增加補償,真是何苦來哉。
政府為了杜絕弊端,將採購法訂定得相當嚴謹,問題是每個案子都公開招標,選出最低標的廠商來施作,就不會出問題嗎?看看到現在還不能通車的機場捷運線,還有包商一度跑陸導致工程停工的三鶯二橋,就可以知道為合政府部門會將部分標案改採「最有利標」。畢竟,拿出香蕉就只能請得到猴子。
有仁從政30多年,念茲在茲的就是希望能夠提升鶯歌鄉親的生活水準,30年前如是,30年後依舊如是,但縣/市政府長期對鶯歌建設卻未能提出一套整體規劃,才讓鶯歌人口成長速度遠遠落後三峽,甚至在近幾年來出現了負成長!
台北縣升格之路相當漫長,能夠在今日升格成為六都之一的新北市,也是彙集了許多地方人士的努力,但在30年前,台北縣究竟是要併入台北市?還是自己獨立升格?每隔一陣子總不免會被拿來討論一番。但有仁在近30年前有仁對縣府提出的忠告:「要去除縣民對於合併的疑慮,最好要先建設台北縣,讓台北縣民有信心」。只會滿嘴空話沒有實際作為,很難獲得民眾的共鳴。
順著新店溪、淡水河興建的台北市環河快速道路系統,南北縱貫讓文山、中正到士林、北投甚至關渡的交通暢行無阻,早已成為台北市重要的交通大動脈,反觀新北市迄今卻只有新店溪畔的新北環快道路,東西向沿著大漢溪的環河道路交通依舊不夠順暢。
台灣各縣市幾乎都已有「1999」專線,由縣市政府把民眾生活上可能碰到的各種狀況統一處理,相當便利,但其實早在30年前,有人就已經提出了類似「1999」概念的「道安專線」,專門讓鄉親撥打即時處理交通壅塞、路面坑洞等狀況。
第 3 頁,共 4 頁
https://www.沃華科技.com